能看到行业里哪些肉眼可见的变化?

津平
能看到行业里哪些肉眼可见的变化?

提到直播,似乎没有人关注过除了主播以外的人群,“直播从业者”在今天其实不算一个新兴职业了,但却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都在干什么,外界对直播几乎还停留在“一部手机和一个耳麦”的认识上。

对于从事这份职业的人来说,它意味着跟主播融为一体了。

“直播行业是互联网中最不稳定的工作”、“朋友一见面就说他这个月又没发工资”、“感觉你们包装网红挺简单的,(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给我包装包装呗”、“什么直播,不就是美女秀场吗”。

在一家赚钱的直播公司工作,会让他们赚得比同龄人多吗?他们每天的工作到底是干什么?有哪些圈外人感受不到的寒冬感?都说好多人从直播转型,那他们都去做啥了?

记者今天邀请了5位来自不同性质公司、不同岗位的直播从业者来一起聊聊天,希望通过一些侧面,能尽可能地还原他们的(部分)真实生活。

钱到底好不好赚?

“没赚到钱是因为时机不对”

最初因为玩游戏,给游戏公司做宣传、拿游戏礼包,才接触到直播业,直到2015年正式开始从事直播行业的工作。这么多年人圈内也积累到一些人脉,包括主播、工会、平台,业内各个层面的人基本都认识。

很多人看待直播行业,可能关注最多的还是网红,也通常会将她们和赚大钱挂钩,其实很少有人彻底了解过业内公司的生存情况。

二八定律也在直播业存在,挣得多的都是凤毛麟角。最近有一份直播行业的报告,里面提到,月入10000元以上的主播只占总数的6%,有近84%的主播只赚1000元。

2 - 640?wx_fmt=png.jpg

实际上各平台头部就那么几个位置,头部主播也就那么几个,真正赚大钱的只有他们,其他走量、走流水的公司也有赚钱的,但大部分都没赚多少,其实跟传统行业没什么太大区别。

从我圈内的朋友们来看,该赚钱的还是能赚到钱,在里面混着的也依然没赚到钱,然而他们不会认为是自己的方式错了,只会认为是自己的时机、机会不好。

3 - 640?wx_fmt=png.jpg

此外,行业的进步也催生了更多新鲜的平台,比如垂直于直播行业的自媒体平台。从去年开始,微信端的生存环境急剧下降,无论是阅读量还是粉丝增长都非常吃力,所以,除了广告营收外,直播行业的自媒体平台若能起到一个“资源整合”的作用,包括拿到红人资源,以及做榜单,这些可能会有比较大的盈利空间。

近几年,直播、短视频渐渐走入大众视野,占据了很多人的琐碎化的时间,身边的朋友们感觉直播、短视频比较好玩,容易参与,同样一些头部主播的收入,也让大家认为这个行业红利期刚刚开始,比较好赚钱。

而今行业变化很大,从主播直播内容的规范,税务的整改,直播的正规化,以及直播平台从多到少再到淘汰。这些对从业人员的要求变得越来越高,所以红利也是针对行业有资源、有经验,或者愿意扶持的人。

从业者是否比同龄人更有钱一点?

“公司赚多少钱跟我没啥关系”

每个行业都是呈一个金字塔尖的形状,基层的话和其他行业差不多,具体看公司而言。相对而言这个行业门槛也不是那么高,谁都可以做。

收入的话要看个人,但我认为平均下来还是比一般的工作薪资要高一些,毕竟这个行业前几年是爆发期,很多资本追捧,处在互联网风口上,但也有人不这么认为。

4 - 640?wx_fmt=png.jpg

大部分公司给这些“所谓”的运营、管理开的工资并不高,很多人给你开工资就好像从他兜里拿钱,而他并不考虑你给他做了多少事情,赚了多少钱,他只会考虑这个钱是不是从他兜里掏出来的。

因此,对于大多数从业者来说,“钱来的不快,活又干的贼多”。

尤其做直播偏运营和策划的工作非常累,加班是家常便饭,仅仅是直播运营的工作,就需要前期对主播的培训、直播时主播的直播间维护、下播之后的粉丝维护、日常推荐的扶持申请。

而高管级别要做的就更多了,因为任何一个主播都没有固定的价值,没有固定的说这个主播他能赚多少钱。

招人、管理、培训,这些都需要去按项操作。以前培养主播可能三四个人就够了,现在想培养头部,或者是说上游主播的话,至少需要十个人,包括灯光指导、调音老师等等。

“一台手机、一根麦克风”的直播时代早就过去了。

能看到行业里哪些肉眼可见的变化?

“美女秀场真的被淘汰了”

我们自己在采访主播时,问他们有什么困扰,反应最多的就是焦虑:直播让他们经济更富有了,反而在现实生活中更孤独了,但这不算特别大的变化。

我的感觉是,颜值不再为王,颜值高的主播也不再持颜自傲,而开始追求内容的丰富性,目前来看,仅仅依靠颜值留住玩家因为没有门槛性,所以流动性也高。目前来看,精细化的运营会越来越成为趋势。

对于主播来说,最大的趋势就是早先很多纯草根可能抓到机会就可以成为这个行业里面知名的网红,(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但现在越来越偏职业化,必须要有专业的团队作全职化的运营才会成功,靠单打独斗或是运气走出来的几乎消失了。

从大环境来讲,直播平台也在要求所有内容升级,会对内容做的比较好的主播给予更多的推荐和资源,正因如此,主播们也会把内容做越越好,所以,从而也就带动了全体主播的内容丰富性。

也许目前直播和短视频平台的差异化还蛮大的,大家对直播平台的感触仍停留在早期的美女秀场上面,但未来趋向一定会归于统一,都会注重内容。简言之,回归理性后的直播行业,需要创造价值才能产生收益。

5 - 640?wx_fmt=png.jpg

而对于从业者来说,能够很深刻感受到,进入行业的人没有那么多了,也有一部分人去做其他的了。第一是,行业不再处于风口上;第二是,行业竞争压力太大;第三是,赚钱没那么容易。

再来说说平台,最近这段时间倒了很多平台,比如以前很厉害的龙珠、熊猫和全民,包括战旗现在也处于凉凉的状态,这都在宣告游戏直播进入了一个资本化、巨头化的争夺阶段,可以说,现在直播不是普通人能玩的,入门门槛就是十亿级以上的玩家。

其实不仅仅是熊猫,游戏直播平台必须要盈利才能生存下去。但资金来源只有两种,融资和盈利:融资需要看你不停增长的数据,那就意味着要花更多的钱去跑用户、做流量;第二个,很明显熊猫直播没有盈利,他融资融了一笔,最后有十几个月没到帐融资,所以他资金肯定很困难。

归结来说,熊猫直播是把整个行业的价格主播身价都抬高了,但是其实那些主播产生的价值远远没有达到他去购买这些主播所花的成本。

切身感受到寒冬的气息了吗?

“我的老板欠薪跑路了”

从我自身感受而言,因为行业挣钱不容易了,不像以前那么好赚钱了,所以经常会发生各种“跑路事件”。就像我之前在直播平台做CEO一样,刚把直播平台做起来,老板就跑了,而我那几个月薪水都没有了。

最初,他认为做直播能赚钱,而且是设想不花多少钱就能在直播行业赚到钱,于是我给他做了预算,包括收益、时长预估,最后他同意了,把他朋友平台拿过来使用,结果后来他跟他朋友去结算带宽费用的时候,发现太高了,他承担不起,然后就跑路了,到现在连主播的薪水,以及团队的薪水全都欠着没发。

在他人间蒸发,失联了之后,我们本来是想申请劳动仲裁,后来因为当时的劳动合同签的并不是很正规,劳动仲裁也没用,就都没耽误这个时间了。事实上,这个行业里签的合同基本上都不是非常正规。

身处在这个行业,可能每隔几天就能听到一些不发工资的、跑路的公司消息,拖欠工资非常常见,尤其是每月5号、10号、15号这种结算日前后,而公司跑路的话,每年大概能有几十起。

这个行业令人心酸的地方就在于表面太风光,实际上,根本没人关注这些坑爹的小公司,有些主播自己都习惯了:“播着播着突然间发现背后的公司跑了”。比如说,答应好的底薪没有给,好在发生这样事情的都是小平台,不怎么存在粉丝流失的问题,因为他们本身也没什么流量。

可能在大多数圈里人看来,许多行业都比直播要更容易赚钱,事实上也有很多人从直播跑出去干别的,比如转战短视频、影视娱乐,甚至有一段时间区块链很火,也有一大部分去做区块链了。

传统直播市场已经饱和了,我现在在和电影公司合作,给这些主播一个新的出路,也是给这些经纪、传媒公司一个新的变现方式。

尽管他们每天面对的都是千万目光注视下的红人,但对于自己突然暴露在大众面前,以至听说有这样一个采访,大家似乎都有些愕然,可能是觉得根本没人想要了解这些红人背后的小透明。

可更令人心疼的是,他们似乎都已默认这个行业的乱象,虽句句珠玑,但看得出是因为热爱这个行业,而他们也愿意陪着这个行业继续走下去:“行业肯定不会因为一两家平台的倒闭而不在了,行业会一直走下去”。

一位从业者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说,“在直播圈,我们经常能听到那些主播一年赚得钱比我们十年还多的话,(投黑马  Tou.vc  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也多多少少会有些浮躁的心情,但我们比谁都清楚,主播这个职业就是吃青春饭的”。

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成为顶级主播,却面临着只有几年风光的时间。而他们所谓的浮躁正是对未来的不确定感,以及对这种短时间内成功的渴望。

(文章来源于:麻辣娱投摘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