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纲刚发出"三支箭",郭树清新举措就来了,考虑对民企贷款设定“一二五”目标

黑马君
 易纲刚发出

11月7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透露,下一步,银保监会将从“稳”“改”“拓”“腾”“降”等方面入手,解决好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初步考虑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要实现“一二五”的目标,即在新增的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的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争取三年以后,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的比例不低于50%。

“据不完全统计,现在银行业贷款余额中,民营企业贷款占25%,而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份额超过60%。民营企业从银行得到的贷款和它在经济中的比重还不相匹配、不相适应。从长远来看,银行业对民营企业的贷款支持,应该契合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相应比重。”郭树清强调。

此外,近期部分民企上市公司出现的股权质押爆仓风险备受关注。对此,郭树清表示,对出现股票质押融资风险,特别是面临平仓的民营企业,在不强行平仓的基础上,“一户一策”评估风险、制定方案,采取补充抵质押品等增信方式,稳妥化解其流动性风险。总体情况看,银行业金融机构目前都能稳妥处理股权质押风险,没有出现平仓踩踏。

回顾已有五大解决民企融资难题举措

郭树清表示,今年以来,金融管理部门在五个方面持续发力:

一是“稳”,稳定融资、稳定信心、稳定预期。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联合相关部门发文,提出多方面具体措施。截至9月末,银行业金融机构对民营企业贷款占整个贷款的比例近四分之一,增幅还在继续上升。

二是“改”,改革完善金融机构监管考核和激励约束机制,把业绩考核与支持民营经济挂钩,优化尽职免责和容错纠错机制。前三季度单户授信1000万元以下(含)小微企业贷款增长19.8%,预计全年“两增两控”目标能够圆满完成。

三是“拓”,拓宽民营企业融资渠道,综合运用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渠道,充分调动信贷、债券、股权、理财、信托、保险等各类金融资源。

四是“腾”,加大不良资产处置,盘活信贷存量,推进市场化法制化债转股,建立联合授信机制,腾出更多资金支持民营企业。到目前为止,债转股签约项目214个,签约金额1.8万亿元,落地项目131个,落地金额近4500亿元,这些项目中既有国有企业,也有民营企业。

五是“降”,多措并举降低民营企业融资成本,督促金融机构减免服务收费、优化服务流程、差异化制定贷款利率下降目标。截至三季度末,18家主要商业银行(5家大型国有银行、邮储银行以及12家股份制银行)对小微企业平均利率6.23%,较一季度下降约0.7个百分点,城市商业银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分别降低了0.28和0.85个百分点,微众银行等互联网银行对小微企业的平均利率下降了1个百分点。

近期有几项措施,各方比较关注。

一是按照“资管新规”和“理财新规”相关要求,《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已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目前反应整体积极正面,本月下旬将正式发布,预计将可调动更多理财资金用于支持民营企业。

二是对出现股票质押融资风险,特别是面临平仓的民营企业,在不强行平仓的基础上,“一户一策”评估风险、制定方案,采取补充抵质押品等增信方式,稳妥化解其流动性风险。总体情况看,银行业金融机构目前都能稳妥处理股权质押风险,没有出现平仓踩踏。、

三是充分发挥保险资金长期稳健投资优势,允许保险资金设立专项产品参与化解上市公司和民营企业股票质押流动性风险,不纳入权益投资比例监管。目前已有3只专项产品落地,规模合计380亿元。

三类情况对民企实施差异化信贷政策

对民企贷款“一刀切”的问题在过去一段时间也广受诟病,郭树清强调,银保监会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决不能搞简单化“一刀切”,要客观对待民营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实施差异化信贷政策,采取精细化、有针对性的措施,帮助民营企业摆脱困境。具体来说,主要有三类情况:

第一类是企业在环保、安全生产、产品质量等方面出现突然性风险事件。(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对这种情况需要“一企一策”进行逐一研判,帮助采取化解和改进的办法与措施。

第二类是出现信用违约的情况。比如,企业贷款或者债券到期还不上,这个问题今年以来比较突出。要求银行和企业作为一个利益共同体,一起面对困难,分析具体原因,不简单断贷、抽贷和压贷,避免给企业造成致命打击,也减少银行自己的债权损失。

第三类是对于出现民营企业家涉嫌违法或配合纪检监察调查等事件的,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强与地方政府的汇报、沟通,千方百计保障民营企业生产经营,稳定民企就业和信心。相关银行业金融机构要组成债权人委员会,采取一致行动。对上述情况,我们在不断总结经验,也积累了一些行之有效的办法,将不断完善和推广。

如何解决民企融资贵

除了破解民企融资难,今年以来,监管部门也出台多项政策破解民企融资贵难题。

郭树清表示,银行要建立民营企业融资成本管理长效机制,年初银保监会指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制定了民营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压降目标,加大了监测力度,从三季度情况看,贷款利率下降效果比较明显。下一步,银行要通过内部资金转移定价优惠、贷款流程管理优化、提升差别化利率定价能力、下调转贷利率、减免服务收费等方式,缩短民营企业融资链条,清理不必要的“通道”和“过桥”环节,合理管控民营企业贷款利率水平,带动降低总体融资成本。

与此同时,继续深入整治银行业不合规、不合理融资收费,严厉打击各种变相提高融资成本的行为,对群众反映的银行对民营企业乱收费、转嫁成本、存贷挂钩、借贷搭售、克扣贷款额度、不合理延长融资链条等问题,要加大整改问责力度。

“坦率地说,银行对民营企业还是有一些隐形壁垒,这是多种原因导致的,一定程度上造成很多民营企业从银行渠道融资成本偏高。”郭树清说,也要看到,很多民营企业融资渠道较多,除了从银行贷款外,还从小贷公司、融资租赁、典当行、私募基金等类金融机构,以及民间融资等,有的年化利率高达30%以上,使不少民营企业不堪重负,加大了信用违约概率,同时也将风险传染到银行体系。

推动银行对民企“敢贷、能贷、愿贷”

民企在银行体系内之所以会出现融资难的问题,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银行方面不敢贷、不愿贷。因此,调动银行积极性尤为关键。

对此,郭树清表示,要推动形成对民营企业“敢贷、能贷、愿贷”的信贷文化,并贯彻落实到信贷工作全过程,使得银行业金融机构愿意做、能够做、也会做民营企业业务。

所谓“敢贷”,就是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建立尽职免责、纠错容错机制,加快制定配套措施,修订原有不合理制度,激发服务民营企业的内生动力。

所谓“能贷”,就是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源向民营企业倾斜,制定专门的授信政策,下放审批权限,单列信贷额度,确保对民营企业始终保有充分的信贷空间。

所谓“愿贷”,就是要充分考虑民营企业的经营特点,重新审视、梳理和修订原有考核激励机制,使从事民营企业业务的员工所付出的精力、所承担的责任与所享受的考核激励相匹配,充分调动其积极性、能动性。

“金融机构和实体企业本质上是一个利益共同体。服务民营企业是银行的战略性业务,成长潜力极大,占的比重会越来越高,因此可以说民营企业好,则金融好,民营企业兴,则金融兴,帮助民营企业渡过难关,就是帮助金融业迈过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这个重大关口。”郭树清说。

央行行长易纲:我们有“真金白银”的措施帮民企改善融资环境

围绕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近日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 11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接受了媒体采访。

几家抬:先解决融资难再解决融资贵

我们要优先解决融资难,因为没有融资就谈不上贵,先把融资难的问题解决了,然后再着力解决融资贵的问题。融资贵的问题还得有“一根弦”,就是一定要让我们的资金在商业上可持续。

我们说的“几家抬”就是财政、人民银行、监管部门要帮助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降低成本,使得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有积极性给小微企业贷款,贷款了以后是保本微利的,或者是保本没有利润都可以,但是应该是保本的。

如果在商业上不可持续,放出去就是坏账,收不回来,你今天让他贷款,明天他也不贷了。所以我们的政策一定要注意商业可持续,要让金融机构和商业银行有长期持续的给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贷款的积极性。

流动性充裕:净放出2.3万亿元

人民银行和有关部门已经出台了一系列措施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今年以来,人民银行从宏观上营造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使流动性合理充裕。在总闸门上,我们已四次降准,共释放约4万亿元流动性,对冲了中期借贷便利等之后,净放出了2.3亿元流动性。

但在总量上的流动性合理充裕要通过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才能传导到企业。总的“龙头”够了,池子里的水也很多,流动性是合理充裕的。(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但今年另外一个工作就是怎么使这些流动性流到民营企业和最需要的地方。所以我们采取了“三支箭”的政策组合。

“三支箭”让资金流向民企

1、增加民营企业信贷

“第一支箭”是增加民营企业的信贷,特别是小微企业的信贷。

人民银行今年以来增加了3000亿元的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基本上都是针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凡是中小银行有客户、还能贷出去,只是因为存款不够或是存贷比太高,缺乏资金导致贷不出去的,人民银行都以再贷款、再贴现的形式支持这些银行。

今年以来,普惠金融口径小微企业的贷款增长要比一般贷款的速度高得多,并且融资成本开始下降,这点还会继续做。

2、支持民营企业发债

“第二支箭”是支持民营企业发债。

民营企业发债难因为商业银行不愿意买。商业银行为什么不愿意买?因为民营企业违约了以后商业银行不愿意承担这个风险。我们推出这个支持工具,就是一个保险,如果民营企业的债发生违约,有人赔你债券的本息,你放心买就是了。

目前,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已经开始试点运作。前不久,浙江荣盛、红狮集团、宁波富邦等三家民营企业,通过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募集资金19亿元。

三只债券认购倍数均超过2倍,远高于今年以来民企发行债券1.24倍的平均认购倍数,而且发行利率均低于发行人今年已发行的同期限品种平均票面利率,有的较发行人今年发行的同期限品种平均利率低44个BP,信用风险缓释凭证费率为0.4%至1.6%之间,试点取得了积极成效。

下一步,人民银行将进一步扩大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试点,目前已有30家民企正在抓紧准备债务融资工具的发行工作,另外人民银行正在与证监会紧密协作,制定支持民营企业公司债券的具体方案。

3、研究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

“第三支箭”是研究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

针对目前民营企业股权质押风险,相关部门正在多措并举化解。同时,为稳定和促进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投黑马Tou.vc专注于文创领域的众筹平台)人民银行正在推动由符合规定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证券公司、商业银行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机构,发起设立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工具,由人民银行提供初始引导资金,带动金融机构、社会资本共同参与,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为出现资金困难的民营企业提供阶段性的股权融资支持。

(文章来源于:中关村大河资本整理)